作品介绍

故事发生在2007年秋季的东京都。峰城大附属3年级学生北原春希为了制造学生时代最后的回忆加入了轻音乐同好会,而乐队却因为感情的纠葛而崩溃。春希为了能够在学园祭上成功演出而开始召集成员,并成功劝诱了在屋顶唱歌的学院偶像小木曾雪菜。在发现了班级的问题儿童冬马和纱的天才般音乐才能之后,两人经过千辛万苦最终使她也加入了乐队。原本毫不相关的三个人经过全神贯注的、拼命的奋斗之后在学园祭上大获成功,三个人从心底结合了起来……虽然大家都是这样认为的,但从这以后各自的爱恋却走向了残酷的悲剧……。

制作人员

  • 原作:WHITE ALBUM2 幸福的对面
  • 监督:安藤正臣
  • 系列构成·脚本:丸户史明
  • 人设·总作画监督:藤本悟
  • 配角角色设计·总作画监督:水上ろんど
  • 监制:沼田诚也
  • 服饰设计:大桥幸子
  • 3D设计:森冈贤一
  • 美术监督:田尻健一
  • 色彩设计:篠原爱子
  • 摄影监督:佐藤阳一郎
  • 视觉效果:佐佐木剑斗
  • 特效监督:谷口久美子
  • 3D合成:秋元央(T2studio)
  • 音响监督:明田川仁
  • 编集:定松刚
  • 音乐制作人:下川直哉
  • 音乐:小林俊太郎、AQUAPLUS
  • 动画制作:SATELIGHT [6]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留链接: (https://jiyue.moe/subject/386830)。
  1. 怀念啊我们的青春啊

    #1 举报
  2. 昨天在记忆里生根发芽

    #2 举报
  3. 一直想看,不敢看。。。

    #3 举报
  4. 这个真的怀念,以前我一直以为白学是指这一部23333

    #5 举报
  5. 怀念啊我们的青春啊

    #6 举报
  6. 想成为白学家是看动画还是玩游戏啊

    #7 举报
  7. 作为一部GAL改番,白色相簿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原作不是常见的线性叙事,而是多进程同时进行的,玩家需要在这些进程中做出自己的选择,这在改编的时候就产生了巨大的麻烦,那就是如何把这些原本毫不相干的人串联到一起去,对这一点,我深深的尊敬白色相簿一的编剧佐藤博晖先生,他完美的把原作的角色融汇在一个舞台上,甚至还能抽出一些剧情创造一些新角色。

    言归正传,来看后十三集的展开是什么样子的。

    上一次我们已经阐述过了,冬弥连续受到两次打击之后心灰意冷,本来准备孤独一生了已经,然而这个圣诞节带给冬弥的惊喜还有很多。误解的遥,生病的麻奈,纠缠不放的弥生,渐行渐远的由绮,还有一个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的理奈,这些已经足够让一个人头大了,就在这个时间点美咲又发现冬弥父亲因病昏迷,这对冬弥毫无疑问又是一次良心上的打击。

    冬弥父亲的病是后十三集的一条主线,基本上把后半段分为三个部分,即圣诞到元旦,元旦到冬弥父亲去世,冬弥父亲去世后。

    第一部分,圣诞节到元旦。这一部分是冬弥和冬弥父亲之间矛盾尚未解开。冬弥不愿意见自己的父亲,他也一直觉得父亲不喜欢自己,所以他一直躲着父亲,除夕夜自己一个人坐在家里,这两个人就像一对闹别扭的情侣,明明心里想着对方嘴上就是不松口,这一状态延续到元旦之后,冬弥父亲病情突然加重。

    第二部分,冬弥认识到父亲确实是时日无多了,同时由绮那边还在依靠着自己,自己又不能真的撒手不管,麻奈又要考试,种种事情压得他焦头烂额,而在这个时间段的冬弥完全没有了之前那种无忧无虑甚至是傻里傻气的状态,他的脸上没有真心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不断地工作,白天上班,跟着理奈到处跑,晚上回来就在医院里一待一整晚直到熄灯再回去。这个时间点上的冬弥在努力让自己接受终将到来的事实。然而事与愿违,到底他也没能见到他父亲最后一面,就在麻奈高考那天他爸爸去世了,这时候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冬弥往回跑的时候是多么的焦急。

    第三部分,冬弥父亲死后,这个时间点上的冬弥可以说心真的是死了,死灰一般。从表面上来看,冬弥又恢复了一开始无忧无虑傻里傻气的状态,然而这并不是什么好消息,反倒更加暴露他精神上的折磨。他父亲死了,他的压力似乎也一下子全都消失了。理奈的工作顺风顺水,由绮也一直在补习不来找他,麻奈考上了大学,遥从过往走了出来,美咲不再执着决定离开,弥生重新体会到了爱的感觉。可到头来做完这些的冬弥却什么都没有了。他原本的亲人,朋友,恋人,一大堆的人都变成了陌路人。他倒是不需要再为生计发愁,父亲给他留下了房产,可一个空荡荡的房子住起来有什么意义呢?如果能体会到这一点,就不要再责备他和美咲分别时做了什么了。在那种人去楼空的时候,换做是你会有什么想对身边曾经的女神说的呢?女神们不再需要自己了,那对冬弥来说存在的意义在哪里呢?

    所以玛瑙出现了,这个人就像是另一个冬弥一样,她踏过了千万种痛苦,年纪轻轻已经体会过人生沧桑,对她而言只要做自己想做的就好,这和冬弥不计自我报答女神不觉得很像么?所以两个人不需要多说什么就同居在一起了。玛瑙是很有心机的,她从许多年之前喜欢上了不屈不挠的冬弥,这么多年一直没变过,重见冬弥首先就问出他的住址,当晚就到了他家里,洗了个澡换了他的衬衫,各位不会不明白她想干什么吧?最后甚至直接问冬弥为什么什么都不做。玛瑙非常主动,她成了最懂冬弥的人,冬弥所需要的就是她愿意给的,不管是什么,身体也好,社会的帮助也好,什么都可以。玛瑙豁出去了一切,可她却忘记想一想她自己这么做到底对不对,她不计自我的付出,究竟是不是她自己的心底想法,还是说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手段,就像那幅画一样,到底是不是假的。

    后十三集另一个线索就是冬弥女神记忆的寻回,关于这个前面已有说明此处不再赘述。冬弥一开始遇见的是由绮,喜欢的也是由绮,感觉愧对的还是由绮,丢掉的奖牌也是因为不能面对什么都做不好还被夸奖。由绮一直知道这一点,但她也感觉自己伤害了冬弥不愿意提起,所以在高中的时候假装没有这事再来一遍,为了让冬弥看到自己的变化去做了偶像歌手,谁成想三个月里出现了这么多事。

    最后总结一下这些女神们的心路历程吧。

    遥和冬弥的感情是很久以前就有了(小时候的遥真的是个心机girl),到她哥哥去世开始从爱情伪装为亲情,一直以亲情的方式掩饰着,直到小木屋一夜遥揭开这层面纱向冬弥表白了,冬弥当然不能接受这一点,果断拒绝。出去重新反思了,觉得这么对遥实在太过无情,于是对遥的单相思给了一夜的回应。意思就是你喜欢我就喜欢吧,不要再伪装成亲情了。遥也很清楚冬弥的心意,这份爱情只能伪装成亲情。俩人到此为止。

    美咲的感情是伪装为友情而展现的,看起来就是前后辈的关系,实际上一举一动都代表着“我喜欢你”“我在意你”“请你看我一眼”。这种友情直到冬弥父亲去世,两个人清扫旧屋时,冬弥感情崩溃,和她发生关系。冬弥说,只有这一次希望美咲能够以爱人的身份和他在一起,美咲也没有拒绝,因为确实也只有这么一次机会能够成为冬弥的爱人,从此之后,美咲重新变成了亲密的友人,亲密,但终究只是友人。

    弥生的感情是包在肉体需求之下的,两个人是真的日久生情,彼此在对方的身上得到了痛苦的慰藉,弥生的想法是我离不开你,因为你能给我一个女人需要的爱。冬弥的想法是我离不开你,因为你能给我一个男人需要的理解。到后来这两个人已经是真正意义上的知心的情人了,不过这份感情藏在见不得光的地下,两个人都知道他们做了什么,爱你又怎么能说出口呢?

    麻奈不解释,全剧最萌,一眼就能看到底的傲娇,冬弥就是她人生的一个依靠,不过未必是最后一个。

    理奈也不解释了,一个恋爱中的少女永远是笨拙的。

    #8 举报
  8. 后宫男主大多都具有这样一些特点,温柔对人,优柔寡断,举棋不定等等。看起来冬弥也是一个这样的人。对身边每一个女孩都很好,可真的如此吗?恐怕未必,认为冬弥在许多女孩之间流连的人,并没有真正看懂藤井冬弥一路走来的内心波澜。

    整部白色相簿上下两季,就是冬弥与命运抗争的故事。这里可能又会有人提出质疑,一部番剧有那么深吗?这是你的过度解读吧。那就请听我说下去,看看这一切是不是我的过度解读。

    来看一开始冬弥是一个什么状态。没有工作,自己在外面租房子住,每天都要为了生计奔波,故事并没有发生在恋爱故事常见的发生地学校,而是在一个关系错综复杂的社会中开始的。冬弥的情况可以说很窘迫,在这种时候由绮的感情就对他弥足珍贵,可以说由绮的爱是他努力的动力或者至少是动力之一。而他苦苦思念的人却一年也和他见不了几次面,所有的交流几乎都是电话中完成的,这不是一个正常的恋爱。也有人会说:“异地恋不也没什么吗?”请看看你身边异地恋有多少能一路走下去的,而且冬弥的异地恋不只是见不到,更加麻烦的是由绮不断进步的地位。这些问题我之前已经解释过了。

    在这种情况下,看看冬弥之后遭遇了些什么。

    首先出手的是理奈,理奈对冬弥是一见钟情,这一点在第十九集有明确解释。从一开始理奈让冬弥做经纪人就不是为了帮由绮而是因为自己喜欢他。请看第三集,理奈盛装上场表演,却发现台下的冬弥一直看的是自己背后的由绮,愤恨之下打了冬弥一个耳光。后来冬弥和由绮在天台约会之后她又上去打了一个耳光。就这两个耳光就已经把她对冬弥的爱表现的淋漓尽致了。冬弥没看出来理奈喜欢自己,他在心里是把理奈作为一个朋友来看的,结果在理奈生日那天他送礼的时候,不应该出现在那里的由绮出现了。这个时候冬弥误认为是理奈的设计心灰意冷,之前的一切都是为了让由绮看到这场面从而和自己分手,这是第一次打击,这次打击直接导致冬弥放弃挣扎,转头和弥生拥吻,表示自己不考虑和由绮继续了。理奈不知道这点,所以她无论怎么热情都不可能再获得冬弥的心了,至少前十三集是这样的。

    第二个出手的是美咲,这一段剧情是前十三集最虐心的一部分(我认为的),美咲也有自己的打算,她写了剧本,需要冬弥帮忙,实际目的是在这段时间里让冬弥喜欢上自己,美咲知道冬弥和由绮感情多深,她的行为是会被骂婊子的,可她还是这么干了,可悲就可悲在她努力了四集,和冬弥同一屋檐下住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冬弥简直就像柳下惠一样毫无表示,在第九集她和冬弥一起穿越二楼的时候她以为冬弥会喜欢上自己,结果冬弥还是想撮合她和彰。美咲真的感到万分难过和羞愧,她设计了冬弥想要横刀夺爱,冬弥却一心想着她自己的幸福,美咲放弃了,接受了彰。当时看这段的时候真的是让我内心非常不是滋味。这里冬弥受到第二次打击,自己尊敬的学姐和自己之间有了一条修不好的裂痕。第二次打击导致他进一步投向了弥生的怀抱,这个时候弥生变成了他唯一倾诉的对象(第十集结尾)

    有了这两次重大的打击,就很好理解为什么冬弥会和弥生发生关系了,这是一个逐渐递进的过程。一开始坚决拒绝,然后被欺骗第一次受打击被动机械性接受弥生,第二次受打击开始主动接受弥生,注意第十二集俩人上床之前冬弥说的是:”就算不能代替由绮,你也有你能做的事“到这里为止弥生和冬弥已经算是正式成了情人。冬弥本来想和由绮在一起,由绮忙。想和理奈交个朋友找机会见由绮,理奈骗他。想和学姐一起工作,学姐和自己变成这样尴尬的局面。那还能选谁呢?谁来听冬弥说这些令人心酸的事呢?只剩下弥生了。

    如果故事到此为止,那好,冬弥放弃接受弥生,悲剧就此结束。可转折点在于由绮写给冬弥的信本来是被弥生撕了,却被理奈捡了回来,转达给了冬弥。这拉了冬弥一把,他后悔了,他意识到由绮在自己心里有多重要,他不能放弃。去了由绮的演唱会并没有让两人的关系好转,实际上这场演唱会进一步让冬弥意识到他和由绮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第十三集冬弥从弥生车上下来的时候制止了弥生的吻,甚至没想拿由绮的礼物,在这个时候他已经有了孤独终老的觉悟了。不过命运不会让他这样下去,他的打击还会继续下去。

    #9 举报
  9. 白色相簿不是一部简单的轻松的给宅男们消遣的后宫番,其晦涩程度简直是EVA级别的。藤井冬弥也不是单纯能拿出来直接讨论的,如果脱离了原剧,讨论毫无意义。所以我在这里先说明几点讨论的原则。

    1人是立体的人,既不去分析人物心理,也不去揣摩剧情走向,看见冬弥和多名女性发生关系就说他渣,这和不听别人说话就扣个大帽子一样傻。

    2.原剧中发生的事情就是发生了,不要质疑这其中的真实性,如果番剧和现实完全一样,那就不是艺术而是纪录片。

    3.冬弥没有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没有做出损人利己的事情,他和几位女性的关系完全建立在双方自愿的基础上,他和其他女性的关系不应成为键盘侠的指责对象。

    那么下面开始。

    整篇白色相簿的主题可以归纳为两句话

    因为寂寞,所以以为谁都可以

    本以为谁都可以,却发现真正可以的只有一个

    所有主要人物,几乎全都走过这条心路历程。

    藤井冬弥更是如此

    第一集开始的梦,冬弥梦见自己和由绮坐在咖啡馆里聊天,他听不见由绮对自己说什么,当他想去喊由绮的时候由绮跑上了舞台。这个梦暗示了冬弥已经意识到由绮的事业导致了自己和她的距离越来越远,他似乎成为了由绮成功的绊脚石,所以到后来弥生对冬弥说出这个事实的时候冬弥的反对相当无力。冬弥和由绮这个时候没有达到真正互相信任的程度,绪方英二的出现让冬弥觉得有别的男人能让由绮变得更好,绪方理奈则使由绮觉得自己被全面的压制,二者的隔阂在此就已经埋下来了。

    在此之后,泽仓美咲、理奈、弥生、麻奈、玛瑙,几个女性相继出现,冬弥又怎么对待他们的?

    对美咲学姐,对自己五年的亲密学姐,一开始一直想要撮合她和彰,在话剧演出前夕一次次熬夜帮她做衣服,在她需要的时候冬弥是伸出援手了的,而且不计回报,就算回去求自己的爸爸也无所谓。你大可以说男主没有骨气,烂好人,我试问那个人能像冬弥有勇气这样做?他在泡学姐吗?我看不出来,我看到的是一个无私的好人,他知道这次演出对学姐意味着什么,有多重要,他也知道学姐之前是怎么对自己的,冲着这份感情他伸出这份援手,冬弥有错吗?剧院二楼,美咲按捺不住自己心中的感情,对冬弥告白的时候冬弥说什么了?冬弥吻了学姐,说了我喜欢你,于是又有人就此说冬弥渣,对爱情不忠,这样问的人是真的理解了冬弥的想法吗?冬弥不可能为了美咲而和由绮分手这一点美咲心知肚明,这次告白完全是激情迸发,换做是你,这个时候会去拒绝,冷冰冰的说:“不行,不可能。”吗?冬弥看穿了美咲,所以他顺着美咲说,因为他俩都很清楚,这只是一场没有人在看的戏而已。到后来,美咲欺骗自己接受了彰,想办法避开冬弥避免尴尬,等到冬弥父亲去世,人去楼空,和由绮的关系渐行渐远的时候,冬弥撑不住了,在这一时刻冬弥的绝望感达到了一个顶点,美咲陪在他身边,两个寂寞的人互相安慰了对方。冬弥主动没错,美咲却没有拒绝,这次是美咲知道,冬弥悲凉的心境是什么程度,所以她不必拒绝,也不想拒绝。

    同样的道理同样的解释遥。遥和冬弥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冬弥是她在哥哥死后最重要的人(这里不考虑其他亲人,因为原作没有讲到)经常出现的场景就是遥跑过来问:“要去散步吗?”然后冬弥拒绝她,然而此后冬弥总会满足她的想法。冬弥不在家的时候,遥曾经跑过来敲过一次门,没人回答她的时候她靠着门哭的死去活来。遥不在乎冬弥是不是满足自己,她在乎冬弥是不是在乎自己。后来小木屋事件中,她第一次主动求爱不成,冬弥拒绝了她,可出了门后还是和她一起回了小木屋,过了一夜。看起来编剧是不是疯了?冬弥为什么会做出这种自相矛盾的决定?是欲擒故纵吗?不是的,没有观众在看冬弥的表演,如果他想,他不需要耍这些花样。那么要怎么解释?冬弥出门是“清醒一下头脑”,回木屋之前说的“利用了遥的温柔”,证明的只有一点,冬弥觉得这样对遥是无情的。自己一直受着遥的关心,在遥需要自己的时候拒绝她,冬弥下不了这样的决定。

    再说下一位,理奈。一开始理奈接近冬弥是因为由绮的缘故,女性的好奇心和想要帮由绮盯着冬弥不让他劈腿。然而随着剧集演进,冬弥的温和让理奈走的越来越近,似乎理奈是把自己玩了进去,可实际上并不是,冬弥保持着冷静,他看穿了理奈坚强外表下脆弱的心,他成了理奈的一碗鸡汤,只需要他站在那里,几个动作,几句简单的话就能让理奈镇静下来。18话里,理奈感觉到演艺圈的黑暗,自身的无力,面对镜子故作坚强时冬弥一个拥抱一个吻就卸下她的心防。这个吻到底代表着什么?冬弥走到门前的时候他想谁来阻止自己,他想让别人阻止自己做什么?不得而知,我推测,冬弥知道一个拥抱没法彻底缓解理奈的不安,他在纠结要不要采取其他办法,要不要替理奈说出理奈想说的话,不过理奈最后还是主动了。

    接下来是弥生,这个人是发生关系最多的人。究竟为什么?为什么弥生要采用主动献身的方式呢?理由只有一个,弥生知道与爱人分别的痛苦,知道在这种寂寞感的压制下冬弥不可能离开由绮,所以她选择用自己拴住冬弥。对冬弥来说弥生确实一开始成为了由绮的替代,不过随即他感觉到弥生的献身是毫无感情的,这让他心凉,接受弥生仅仅就是一种机械的行为。问题在于,14话,弥生感觉到有人跟踪自己的时候,看似冷静,其实内心是不安的,每次接电话她的呼吸都急促一些。弥生去找冬弥的时候,冬弥很奇怪,因为这次弥生是主动的。弥生为什么主动?弥生被人跟踪了她开始不安,在咖啡馆她听了电话知道了冬弥父亲住院,这一刻弥生可能和冬弥产生了共鸣,两个寂寞的人互相打开了心扉。最后25话,弥生说自己的计划失败了,一半是说让冬弥移情别恋的计划失败了,无论冬弥和自己做多少次,他心里最重要的还是由绮。另一方面,每和冬弥多做一次,她就对冬弥的寂寞理解越深一层,她自己就越离不开冬弥,冬弥这时变成她的朋友,只不过这种交流是在床上完成的。

    最后冬弥问她是不是喜欢自己,弥生否定了,随后冬弥直接给了她一个拥抱,弥生也回抱了他。从头到尾,弥生没有说过自己喜欢冬弥,冬弥也没有喜欢过弥生,然而这两个人的关系却在无言之中建立起来了,冬弥明白了弥生,弥生也理解了冬弥。两个人关系到此为止,对两个人都是恰到好处。

    麻奈是个可爱的高中小萝莉,冬弥对她有的是老师的责任感和哥哥的爱护,家庭不幸福,冬弥的关心很容易就能打动这个傲娇的小姑娘。但冬弥并没有回应麻奈的这份感情,在最后麻奈问冬弥要金斧头还是银斧头,冬弥说自己要的是铜斧头,其实就是在暗示麻奈,我就想和由绮好好过日子了。麻奈其实对冬弥的心看的挺透,她曾经哭着说冬弥就是这么一个诚实到傻的樵夫,他如果想可以轻而易举的建一个后宫,所有人都会愿意跟着他,即使他已经有了女朋友,可冬弥一直都没有,从头到尾他做的事就不是为了把妹的。他不要金斧头,不要银斧头,无论走了多少弯路他的心就一直在由绮身上。

    最后是玛瑙,这个大姐姐是我一直没想明白的人,到底为什么她对冬弥这么好,从小到大,始终如一,25话差点直接推了冬弥,这一点我想不通,戏份太少,剧情对她的解释并不充分,是设计上的一个漏洞。

    从这些女性说出去,看看冬弥是个什么样的人。冬弥温和,热心,有责任感,就像每一个平凡人都该有的一样,只多不少。面对异性的心意他没有拒绝,这是他身上最大的争议。明明你已经有女朋友,为什么还和其他人暧昧不清?还主动推倒别人?其中原因有二。

    先来解释为什么和别人暧昧不清。对美咲也好、对遥、理奈也好,每个人心里都很清楚,自己和冬弥不可能走下去。冬弥也不会和自己长相厮守,本身她们的主动就是不求回报的。对冬弥来说,这些他所珍重的女神改变了他的生活,他想让女神过的幸福,这一点26话他对理奈明确地提出来。所以他不想拒绝这些人,即使只是一瞬,只是一个小小的行为也好。这是冬弥身上超人的一面,这一面冬弥是不考虑自己的,所以无论是帮人干活也好,是安慰别人也好,他都不在乎。

    另一面,冬弥一直身上有一个矛盾,对由绮日复一日的思念和自己帮不上由绮的痛苦寂寞。这个矛盾因为由绮的无暇他顾而越来越激化,最开始和弥生发生关系就是他当面见完绪方英二,自感没有什么用处,自我否定,寂寞加剧,和弥生发生关系。而当他和由绮见过面时,他之后几次都是拒绝了弥生的。当他父亲去世的时候,这种感觉再次上涌,和美咲的那次是这么来的。可能会有人指责冬弥耐不住寂寞,❤焚身。寂寞感可不是那么轻描淡写就能抹去的东西,你没体会过,不代表你有资格否定它。

    冬弥很寂寞,一直很寂寞,弥生暂时填补了由绮的位置。对于由绮来说,这种寂寞同样存在,暂时代替冬弥的是绪方英二。在绪方精神错乱的时候他吻了由绮,一开始由绮没有什么反抗,以为在长久的寂寞面前,有个人就好,不管是谁,有一个能理解自己的就好。弥生理解冬弥,绪方也理解由绮,所以两个人都没有拒绝。可是由绮很快就推开了绪方,冬弥却一直保持了这种关系很长时间,为什么?是冬弥就是渣吗?我想不是的,由绮所承受的只有一个对冬弥不信任带来的不安和寂寞。冬弥在对由绮的不信任之外还有对美咲,对理奈,对遥,对麻奈,对父亲这些人的担心和种种困扰。冬弥的生活圈子比由绮大得多,他的苦恼也多得多,寂寞感更加的深。

    最后说说女神吧,这个理论很多人表示反感,不能理解。其实很好理解,人在面对巨大创伤时,大脑会自觉屏蔽一些信息和记忆,避免情绪收到过大冲击。冬弥在自己喜欢的女孩面前表现得狼狈不堪,没能保护好自己的朋友,让她们受了欺负本来就很难受,自我否定,而且小时候的他也理解不了父亲的良苦用心,父亲一直让他去找那块奖牌,找了三天,不知道他是不是什么都没干一直找了三天,如果是,那再加上父亲无情的话语,小冬弥内心收到巨大创伤完全有可能,所以玛瑙的关心,女神咒语,忘掉痛苦可能无意识间起到了催眠的效果,冬弥就此强行掩盖了这段让他难以面对的记忆。如果注意看的话,冬弥在人面前和在一个人的时候表情是完全不一样的。在别人面前他永远都是一副没事人的表情,而自己的时候他都是板着脸的。这一点从他的表情和内心变化也能看出来,否则无法解释为什么冬弥能够做到表情和内心戏差距如此之大,冬弥只是很好的掩盖了自己的想法和心情而已。他用轻松的语气伪装自己,实际上还是和以前一样,甚至比以前更加重视他身边的人,这就是童年时那次经历留下的结果。

    不过,不管怎么说,冬弥走了许多弯路之后,找回了自己,他重新意识到自己对由绮的那些不信任都只是自己的胡思乱想而已,自己对由绮也不是绊脚石,而是心里的支柱,以前就是,现在还是,由绮也重新确定了自己对冬弥的心意。音乐祭结束了,理奈走了,绪方去找自己丢失的初心,弥生变成了公开的秘密,麻奈考上了大学,玛瑙和妈妈重归于好,遥和美咲还是自己亲密的友人,似乎编剧强行洗白了冬弥。不过对冬弥来说,和由绮一起才是最重要的吧。

    另外,不必担心冬弥会再按捺不住寂寞出轨,淬炼只会让铁变成钢。

    #10 举报
  10. 你为什么会这么熟练!

    #11 举报
  11. 你为什么这么熟练啊!